城市瓷业发展杂谈

创建于:2014/7/26 23:40:02 阅读: 0

   两次历史机遇期的丧失,论“化整为零策略”和中国瓷业CBD建设

   一是90年代初、中期的景德镇国有大中型企业的转制;二是90年代中、后期的创建全国陶瓷销售集散中心。就以上两个时期的瓷都发展的相关问题,发表一下自己的意见和建议。

   景德镇市人民、建国、艺术、红星、红旗、为民、宇宙、东风、光明、景兴瓷厂。。。。。。。以上企业号称瓷都十大瓷厂,整整7万员工,带动的附加产业更是数不尽数。。。景德镇城市人口50万,有8万国有瓷厂工人,以一家三口计算,有24万人口和国有瓷厂紧密关联,占城市人口的一半。同期广东佛山的陶瓷产业,用景德镇现在的话来说,当时他们还是鼻涕。。。。。现在却是这些鼻涕在重新构筑着我们的瓷都陶瓷产业,老话说的好“三十年河东,三十年河西”。

   谈及“中国瓷都”这顶桂冠,很多人认为景德镇早就有些“盛名之下,其实难符”了,其实这点,大多数景德镇都是这样想的。“官窑思想与计划经济不谋而合,厂家只管生产,外销瓷由中国工艺美术出口公司统购统销,内销瓷由国家供销社包销。厂家没有自销权,生产的瓷器卖到哪儿,价格怎么样都不知道”,这是建国后景德镇瓷器的主要运作模式。按照市场经济的操作方法,这样的经营肯定不行,现实情况是在规模上,我们已经没有什么说话权了,相对于历史上的辉煌,通俗点说,呵呵,子孙不孝啊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哈哈。。。。。。。

   特殊历史条件下的特殊情况,其实当时舒晓琴任职市委书记的时候,十大瓷厂的市场化解体也不能够说是一种错误的方向,在当时的情况下看来,整个国家的公有制看似已经完全不能够适应市场的发展需要,所以市委、市政府决定以私有制的形式逐步开展,财政并不宽裕的政府不再对各企业输血,但是我们的步伐实在太快了,就有点象前苏联末期的休克疗法,当时解体改制快到什么程度---可以这样形容,在转制的过程中,只要厂里有一定权限的人,丢一包香烟给看门的老头,仓库里的精品陶瓷可以用解放牌的卡车装着走,里面不乏成品的大师级的瓷器。对于转制来说,在道的角度来说,这无可非议,在术的方向上来说,肯定是错误的,整个国有经济体系监督管理缺乏有效控制,没有在有序的条件下完成这个过程,把改制当成了分账和散伙,我们有转制的理论基础,但是我们并不具备真正转制的控制和长效管理机制,对后续的瓷业发展肯定是有极为主要的负面影响的。。。。。其实当时国家也有一批技术改造的资金到位在景德镇的,搞流水线改造和产品改造的,只是都没有发挥出来,就象今天流行的环鄱阳湖生态经济圈建设,到处都是宣传,但是具体问一个人,具体是什么内容,我想肯定很少人知道。。哈哈。如果当时苦撑下来,逐步通过股份制或者其他运行模式,将这样一个规模的产业集群保留和延续下来,时至今日,我想景德镇的工业水平也不至于此,至少不会造成陶瓷产业销售成了佛山陶瓷的0.05。总的客观来说,作为改革浪潮中的一滴水,“化整为零策略”还是失败的。

   转了也就转了,90年代中后期,潮州瓷来了,潮州瓷盖着中国瓷都的章子在景德镇疯狂销售。。。。甚至在全国兜售,经济学里的“劣币驱逐良币”的法则再一次被景德镇的假冒“景瓷”所证实。原因很简单,商人总是想方设法用最低的成本创造最大的利润,正宗“景瓷”一只要800多元,假冒“景瓷”批发价只卖100多元,这也是假冒品屡打不绝的一个重要原因。在此问题上,作为市场守夜人的景德镇地方政府的态度显得尤为重要,而作为假“景瓷”主要出产地的潮州地方政府如何配合也是另外一个不可或缺的因素,如果对此打击不力,瓷都景德镇瓷器的千年品牌信用彻底丧失是可以预见的。但是事实就是如此,我相信我自己都买到了潮州瓷,真正的景德镇瓷器只能够聚集在少量的工艺瓷、大师瓷上才有所体现,而在一般的日用瓷器和建筑瓷上,已经没有多大的说话空间了。

   是否可以这样构思,如果当时,我们能够反被动为主动,将整个景德镇当成全国的日用瓷、建筑瓷、洁具瓷、工艺瓷的销售中心,同时逐步严格把握好质量管理论证体系,我觉得也未尝不可,瓷器可以在全国制作,但是主要销售,还是在景德镇,景德镇依然还是中国的瓷器CBD,由景德镇来将各种瓷器分级分档,制定标准,按照规范进行分类分级分档次销售,做中国瓷器甚至亚洲瓷器的销售中心,我看也不错,形成一定规模后,加上瓷都景德镇本身的品牌优势及技术力量、文化背景、文化氛围,这是完全有条件实现的。可惜的是,又不是,景德镇将潮州瓷当成老虎,一味打击,而且打击力度又不大,在主观和客观上并没有节制住这样混乱局势的蔓延,自己的人也不争气,十万人跑展销,全世界跑把瓷器当地摊货卖。。。结果,这个家就这样败了。




浏览 |

评论 0 |

更多
表情